女篮球员薇竹凄惨的(小说美女父亲去世后)

小说:美女父亲去世后,尸体在殡仪馆消失,风水师:我有办法找到

“时间能消弭一切,我愿帮你入轮回,来世你一定会遇上一个你爱并爱你的人。”林一元许下了承诺。

“不必了,用你十年阳寿换我一世逍遥,恕我不能接受。”左云看向叶薇竹,露出一抹笑意:“你和她很像,但你比她要幸福,我这一辈子太自私,所以沦落至此,为了弥补罪孽,我愿帮助你们离开。”

林一元心头一惊,急忙劝道:“左云,千万不要做傻事,我一定能想到办法带你们离开这里。”

左云瞳孔中露出一抹神采,缓缓升至半空,俯视下方二人,怅然一笑道:“九幽诛魂,魂死阵破,你我仨人,必有一死才可破阵,保重!”

随着话音地落下,左云的身体宛如破碎的银河一般,刹那间化作无数星光散落一地,而他的声音依旧回荡在幻境当中。

“左叔叔!走好!”

叶薇竹一声悲戚,嘭嗵一声跪倒在地,眼泪啪啪落在地上!

“左云放下了心头怨念,也放弃了对生的渴望,从此以后,他与这个纷繁世界融为一体。”林一元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解释了一句。

随着话音落下,林一元和叶薇竹同时感受到了一样,周围因九幽诛魂阵法造成的紧迫感消失不见,与此同时,一抹光亮映入眼帘。

“不,怎么可能?左云,你不能言而无信,你大仇未报,怎么可以去死?你不可以诅咒我,你快给我回来!”

大厅里响起了司马南的疯狂吼叫,林一元与叶薇竹扭头去看,就见司马南盘膝坐在不远处,可此时的他脸上充血,就像高血压发作一般,一句话喊完,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,随即那涨红的脸色惨白入纸。

“司马南,你这是作茧自缚,遭受这样的报应,实属活该!”林一元心头火气,虽然司马南模样凄惨,却丝毫没引起他的同情。

骂声才刚落下,司马南的脸上异变突起,皱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,这一幕令叶薇竹震惊不已。

“小林,他这是怎么了?”叶薇竹忐忑询问。

“左云临走时以魂为誓,诅咒司马南从此以后不能再害人,现在司马南的灵魂已经被冥冥中的诅咒包裹,所以才会这样,也许以后会更加凄惨。”林一元淡淡解释道。

突然失去法力的司马南状态疯癫,不顾形象大吼大叫,最后引来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,随即被一群人架走。灵堂中再次安静下来,叶薇竹转身去看父亲,顿时惊呼道:“爸爸!爸爸不见了!”

林一元猛然转身朝花丛中的水晶棺看去,里头的遗体居然没了。

“怎么回事?谁拿走了遗体?”林一元心头一沉,放眼环视灵堂,随即心里有了猜测:“薇竹,叶世杰不见了,他和司马南向来形影不离,现在提前走了,可能是他把遗体弄走了。”

叶薇竹难以置信道:“可他要爸爸遗体做什么?”

满心困惑的林一元摇了摇头说:“我也不知道,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遗体,否则明天你们家亲友过来瞻仰仪容,到时候事情就闹大了。”

心头焦虑的叶薇竹彻底丧失了分寸,拉着林一元的胳膊哀求道:“小林,你一定有办法能找到爸爸的遗体对吗?”

林一元沉吟道:“你别着急,办法我有一个。”一边说着,林一元双手结印,口诵咒文道:“天地无极乾坤借法,天清地冥,阴浊阳轻,开我法眼,阴阳分明,急急如太皇元降律令,敕!”

法咒刚念完,林一元的眉心处裂开一道口子,露出了里头的法眼,那法眼射出一道刺目金芒,又快速闭合,待到金芒消散,叶父出现在俩人面前,只是叶薇竹肉眼凡胎看不见阴魂,所以一脸茫然。

“你刚才做什么呢?”叶薇竹大惑不解问了一句。

林一元没答话,看着面前的叶父阴魂,轻声说道:“叶先生,薇竹想看你,你就现身和她见一面吧?”

听到林一元的这番话,叶薇竹瞬间呆滞了,目光看着空处又望向林一元,就在她想问什么的时候,虚空中传来一声叹息,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,对于叶薇竹来说有种久别的亲切,可她却高兴不起来。

“爸爸,是你吗?”叶薇竹心中没有对鬼魂的胆怯,有的只是那莫名的期待之情,可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哽咽,简直闻着伤心,听者落泪。

“薇竹,爸爸现在的样子不好看。”过了许久,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,而话中意思再明显不过,叶父不愿让叶薇竹看见他现在这副虚无缥缈的样子。

“各位爷爷奶奶、叔叔阿姨、哥哥姐姐、弟弟妹妹,还有小朋友,拜托你们一件事,能暂时出去一会吗?谢谢了!”林一元神神叨叨对着空旷的灵堂大厅环转了一圈,不停鞠躬作揖,过了好一会才直起腰。

“薇竹,别害怕,这里的鬼魂都很好说话,他们都已经出去了,我现在把你身上的三昧真火拍灭,然后你就能看见叶先生了,准备好了吗?”

叶父不愿现身,但叶薇竹又迫切想要看到父亲,为了能让叶薇竹圆了这个心愿,林一元也是够拼的了。

“真的可以吗?”叶薇竹有点彷徨不知所措。

“放松,把眼睛闭上!”随着林一元的声音,叶薇竹乖巧的闭上了眼睛,林一元随即抬起巴掌,对着叶薇竹左右肩头分别拍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可以睁开眼睛了!”

眼皮一阵剧烈抖动,可见叶薇竹内心有多紧张,可是对于父亲的思念让她鼓足了勇气,双目缓缓睁开的那一刻,眼前出现一个透明的人影,正是那久别了的父亲。

“爸爸!”叶薇竹情不自禁扑上前,可鬼魂没有形体,想要拥抱是不可能的,她扑了个空,从人影中穿了过去。

“薇竹,刚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之前在医院的时候,小林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,但没想到会像刚才那么凶险,当时小林把我藏在了那颗法眼之中,你要多谢他,还有你的左叔叔,是我对不起左云······”

提及往事,叶父的声音止不住哽咽起来!

发布于 2022-09-16 19:09:03
收藏
分享
海报
0 条评论
91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请文明发言哦~